要:声乐是音乐艺术的一种,它从一个较高的音乐审美角度来表现声音。它不是简单的机械的发声过程,而是通过情感情绪的变化来表现声音的,所以大家听到的众多的声乐作品让人感觉美不胜收,正因为人类是有感情的高级生物:情感左右声音的变化,声音又是情感的体现,才让人有美的感受,才让人们从情感的角度去对声乐演唱进行审美。这是声乐演唱的意义所在。

  古语云:“情之所至,音之所生”,表明了任何发声过程都是情感的体现,声发声过程也不例外。声乐是音乐艺术的一种,是一门综合艺术,它集生理学、物理学、心理学、音响学、哲学等学科元素于一体,利用声学上的各种技能和技巧,最终反映人的思想活动和面貌。它通过歌唱来传达思想感情,又被思想感情作用而生,必须在人们自身的生理基础上,通过正规、系统的训练,甚至达到一定高难度或者近乎的训练手段和训练水平才能完整地抒发其情感。例如,在国外有一些歌唱家为了达到声音和音色上的要求而忍痛自宫,成为曾经盛极一时的阉人歌手。这对人的身体和心理都会造成相当大的,所以现代音乐界废止了这种的做法。

  声乐要求声音自身包含艺术上的美,但仅仅是声音上的美不足以代表声乐中需要表达的全部艺术含义。在课堂上,老师往往为了追求发声和气息的准确而忽视了艺术表现和审美的需要,让学生总局限于声乐技巧之中,所以我们应该从一个更高的审美角度来理解和表现声音,以情感以及情绪变化为基础,将最美的声音用最自然的方式表达出来,最终使听众产生共鸣。声音因情而生,情又为声音所表达,这就是声乐演唱的真实意义所在。

  艺术以情感交流为目的,因此这就需要思想情感的表达和接受要互相一致,至少也应该建立在相互接近的思想感情基础之上,才能够达到彼此之间的理解和,才能够发出没有任何矫揉造作之感的自然的情感流露的声音。我们现实中有很多例子,例如笔者初学演唱,过分追求歌唱的技术,忽略了情感的作用,致使每唱一歌,都让人感觉歌不达意,矫揉造作的让人忍俊不禁。所以声乐艺术表现力的强弱取决于能否准确把握并且恰当表现出人们各种层次的共同的相通的情感思想。成语“对牛弹琴”指的就是思想感情基础不一致的结果。因此,我们必须熟练地运用技能技巧,但不是死板地照抄照搬的技能技巧,要通过对情感的适时调节,来处理声音方面的东西,再由声音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内心的情感,从而心地投入到艺术表现中去。

  在声乐教学过程中,尽管科学的歌唱使声音本身的艺术性丰富起来,很大程度满足了我们的审美意识和追求,让人类的美的艺术价值得到比较好的体现,但歌唱情感表现的内涵以及由此产生的审美经验是更重要的。单纯技术发声是一种很机械的运动而已,没有达到合一、形神兼备的艺术审美需求,所以不带情感而过分注重的发声和歌唱也达不到我们的艺术审美需求。例如我们站在楼下呼喊楼上的人,声音也是要表达一种情感的,事情紧迫呼喊之声自然随之让人感觉紧迫起来,事情不紧迫自然声音也给人感觉不紧不慢,但事实上声音在什么时候都一样,只是由表达的感情不同,听起来声音也就不同了。如果反之我们站在楼下单纯以一种机械的发声去呼喊楼上的人,人听起来的效果肯定就不一样了。阿恩海姆认为:“在外部事物、艺术式样、人的知觉、组织活动(主要是在大脑皮层中进行)以及内在情感之间,存在着根本的统一。”[1]它们都是力的作用模式,而一旦这几个领域的力的作用模式达到结构上的一致时(异质同构),就有可能激起审美经验,声乐演唱也是如此。学习《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首歌曲(艺术式样)时,通过欣赏旋律(力的式样),仿佛看到朵朵桃花开满了整个故乡的每片土地,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组织活动)。演唱的时候优美的歌声,饱含对故乡一片深情的发声(内在情感),仿佛能把自己和听者置于桃花盛开的粉色世界中,这样的音乐作品,净化了彼此的心灵,培养了的情操,陶冶了大家的性情,产生了深刻的共鸣(异质同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情感在审美经验中具有多么重要的作用。